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只為自我滿足(=小花亂開)的地方。
充滿各類ACG小說等等非常主觀的感想。
乙女向, 不適者慎入。所有文章請勿擅自轉載。
感想星星分類 - 5星 - 很喜歡; 4星 - 喜歡; 3星 - 普通; 2星 - 不喜歡; 1星 - 很雷
  • 9526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結局之後 雷奧尼斯X芽衣篇

==================正文分界=================

克萊茵王國的某個早晨,騎士團隊長雷奧尼斯.格雷貝爾拿著報紙無奈的看向小妻子,而他的異世界小妻子藤原芽衣正欲哭無淚的看著手中黑煙冉冉上升的平底鍋。
 
「...為甚麼煎個蛋都那麼難的呢?」她明明就按著雷奧尼斯教她的方法來煎,為甚麼就是沒一天成功呢?
 
「芽衣,還是待我來吧。」雷奧尼斯輕嘆一口氣,放下報紙起身緩步走他的小妻子。芽衣弄小餅乾之類的小點心實在是不錯的,就不知為甚麼對拿捏煎蛋,肉類等的準繩度總是出問題。
 
「一定是你教的方法不對。」芽衣不甘心的把平底鍋交給雷奧。

雷奧尼斯失笑了。「如果不對,我又怎麼能夠做出菜來?我教的方法就是我做菜的方法。好了,妳先坐下吧,早餐待會就好。」

芽衣坐回餐椅上,賭氣看著雷奧尼斯熟練的背影,心思卻飄向那個雷奧尼斯向她告白的那個降誕節晚上...


☆ ☆ ☆ ☆ ☆ ☆ ☆ ☆ ☆ ☆ ☆

「...過去一切將在今日劃上休止符,現在的我完全屬於妳。」

芽衣呆呆的看著雷奧尼斯的告白,手腕上傳來的炙熱溫度難以忽視,只是...為甚麼會變成這樣的呢?她只是看隊長一副很寂寞的樣子,一時心軟留在他身邊,怎麼隊長就向她告白了?他不是深愛著瑪莉蓮王妃嗎?咦?怎麼隊長的臉越來越近了?

「慢著!!」芽衣直覺用沒被扣住的手擋著雷奧尼斯接近的臉。

「芽衣?」雷奧尼斯訝異自己的被拒絕,站起身拉遠彼此的距離,手,卻沒有放開。

「...隊長,你你你怎麼突然...」芽衣再怎麼開朗直率粗線條,臉都不禁通紅了。

「妳留下來,不是因為對我...而且妳之前還跟卡傑爾、希爾菲斯他們一起破壞上次的宴會...」大木頭一臉不解,芽衣會破壞他的相親不是因為喜歡他?留下來不就是因為接受他,會一直陪著他的意思嗎?

「隊長,你誤會了,我只是看你一個人很寂寞的樣子,才陪著你的。那次破壞也只是看不過你被逼相親啦。」奇怪,留下來跟喜歡他原來有關係嗎?破壞相親... 如果不是隊長,是其他人被逼著相親,她大抵也會忍不住走去破壞吧。
 
雖然...她對雷奧尼斯是有好感啦,不過,還不到喜歡的地步。畢竟看著他對王妃念念不忘的樣子,她實在無法放太多感情下去,跟一個不存在的人爭寵。

「對不起,失禮了。」雷奧尼斯有些難堪的放開了自己的手,沒想到原來是一場誤會...可是該說的說出來了呀...「我說的話...」

「隊長,你為甚麼會喜歡我呢?我值得你喜歡嗎?」芽衣退後數步,直直的望進雷奧尼斯眼中深處問道。

「我剛才說過了,跟妳在一起的時候,我就覺得我變回一個小伙子,感覺到那些我以為已經死去的感情在我體內甦醒。我也覺得,我能忘掉過去,淡忘瑪莉蓮王妃...」

「只有在跟我一起的時候嗎?」

「咦?」

「我說,『只有』在跟我一起的時候,你才會忘掉瑪莉蓮王妃嗎?」芽衣毫不放鬆,也不退縮的直視著雷奧尼斯再問。

「我...」雷奧尼斯狼狽的避開芽衣的目光,彷彿被刺中了某個不想接觸的答案。

「你知道嗎?隊長。」芽衣忽爾輕笑起來。「你剛才送王妃升天時的神情是多麼的溫柔嗎?你知道你眼裏閃著不捨嗎?你知道我偷聽到你對那個逼你相親的王八時你所說的話嗎?你知道你語氣裏的溫柔跟無怨無悔嗎?」

「我...」雷奧尼斯知道他應該說些甚麼,可是他卻甚麼都說不出來。

「你並沒有真的忘掉王妃...不,我知道你一輩子都不可能忘掉王妃,我也不會作如此要求。可是,你是還愛著她的!因為愛著她,不想讓她一個人在這天升天,也不想讓她擔心你為她獨身一輩子,所以你才故意讓我跟你一塊,陪著她升天的!你忘記了嗎?剛剛你還對我說你深愛著她呢。」

「那已是過去式了!」雷奧尼斯反駁,對,今天以後就已經過去了。可是為甚麼,他會有心虛的感覺?好像某些話被芽衣說中了?某些他也不知道...或者是假裝不知道的事情...

「那真的是過去式嗎?」芽衣平靜的看著雷奧尼斯罕見的激動。「在只有你一個人的時候,你想的是誰?我,還是王妃?」

「我想的是誰?」他當然有想過芽衣,但,無可否認的,在夜深人靜,他難以入眠時,腦海裏浮現的,始終還是那抹他永不能觸及的身影...但只要跟芽衣在一起,他是真的可以完完全全忘掉那種痛,那是以往從來沒有過的事。
 
「我是真的喜歡妳的...」

「是的,也許你真的喜歡我,但,」芽衣再度踏前,主動牽起雷奧尼斯的雙手,再抬頭望著身高相差一段距離的他。「你只是在逃避啊,隊長。也許因為我的個性,讓你在我面前可以忘掉她,所以你才想跟我在一起,藉以忘掉那種痛。」

「我在逃避?」雷奧尼斯一震。真的嗎?手上傳來的溫度,既似讓他安心,亦似讓他心虛。芽衣清澈的眼眸裏,彷彿真的看穿他心中連他也不知道的秘密。他以前怎會以為芽衣只會橫衝直撞,製造混亂呢?也許某種程度上,她比誰都看得清楚。

「逃避,並不代表事件能解決。就算你現在真的跟我在一起,總有一天,一旦對王妃的思念湧上你心,你對我的感情,大概也不能敵得過那種壓抑過久的思念的。」

「妳要我忘了瑪莉蓮?」雷奧尼斯問。那是他不可能做得到的事。

芽衣搖搖頭。「正如我剛才說過的,我不會要求你忘掉王妃,畢竟你對她的感情實在太深太深了。只是,我對你的好感,並不足以包容知道你愛著別人比我多還跟你在一起。我呢,既討厭當替身,也不喜歡當一個只存有好感的人的避風港口。」
 
「甚麼意思?」雷奧尼斯愕然看著芽衣放開他的手,快步走遠。說完了嗎?是他沒有機會的意思嗎?

「我說過,我對你只有好感。」當走了一段距離後,芽衣忽爾轉身,臉上帶著開朗的笑容。「所以,來追求我呀!讓我覺得,你值得我喜歡吧!」

「追求妳?」雷奧尼斯的心思一下子轉不過來。這是甚麼情況?不久以前他們不是好像在頗嚴肅的對話嗎?怎麼忽然間芽衣會帶著重小惡魔般的開朗笑容,說著這種話?

「對!如果你能說服我對我的感情比對王妃還多,我也許會考慮考慮跟你在一起哦!」芽衣壞心的給雷奧尼斯一個飛吻,然後笑著跑掉了。

至於雷奧尼斯,則被芽衣的轉變弄得七葷八素,好一陣子才能靜下心來想她的說話。

芽衣今天對他說的話,讓他明白到,其實他說的休止符只是欺騙自己,他對瑪莉蓮的感情,並非說休止就能休止的...而她說「對我的感情比王妃還多」...
 
她不是要他逃避,假裝忘掉或是終止對瑪莉蓮的愛,而是要他藉由對她的感情,讓他對瑪莉蓮的感情轉變為另外一種嗎?
 
也許是昇華,也許是轉淡,總之,是讓他們有更長的時間去培養感情,也讓他有足夠的時間去弄清自己的感情嗎?
 
「謝謝妳...」雷奧尼斯輕吻手背上芽衣殘留著的體溫,也謝謝她,讓他在今天更加明白自己的心。
 
    ★ ★ ★ ★ ★ ★ ★ ★ ★
 
後來,魔法研究院跟騎士院為著達利斯的魔法兵器展開調查,爾後數月,戴安娜公主被逼作人質、克萊茵正式對達利斯宣戰、達利斯皇太子正名、戴安娜嫁到達利斯作皇妃,希爾菲斯跟芽衣也因為有功而正式成為女騎士及魔導士等等等等一堆事下來,研究院跟騎士院可謂忙個不停,根本沒時間讓人可以談情說愛。等到終於閒下來,春天也已經過了一半。

芽衣也因為時間錯過了的關係,回日本的機會變得非常渺茫。說一點都不在意是騙人的,不過畢竟在克萊茵的生活已經完全習慣了,加上芽衣也捨不得克萊茵的大家,她當是命運注定,能不能回去決定隨緣了。

芽衣留在克萊茵,雷奧尼斯倒是鬆了一口氣。而眼看忙碌過去了,他也決定展開「追求」,雖然他不大懂得該怎麼做。反正,先找芽衣去吧。
 
來到魔法研究院的門前,剛好看到奇爾正要外出。

「奇爾,請問芽衣在嗎?」雷奧尼斯先問問芽衣是否在研究院。畢竟今天是假日。

「芽衣?還在呀。」奇爾雖然有點訝異雷奧尼斯會找芽衣,但也替他在門外喊進去。「喂!芽衣,外找!」

一陣啪搭啪搭的聲音轉來,隨即栗髮少女已走至門外。「誰呀?我正要出去...隊長?」

「那麼你們慢慢聊,我先失陪了。」奇爾退場。

「......」該怎樣開口呢?

「隊長?有甚麼事嗎?我約了戴安娜她們開茶會呢。」難得戴安娜這幾天回來省親。

「...下星期天有空嗎?」雷奧尼斯問。

「還沒有安排節目啊。」芽衣杏眼睜圓,難道隊長要約她?

「...我們去郊外野餐,好嗎?」他都沒約女孩子的經驗,現下要提出實在有點不好意思。

「好呀!」芽衣回了一個大大的笑容。隊長這是行動了嗎?

「...那麼,我回去了。」任務完成,雷奧尼斯一個轉身就打算離去。

就這樣?就為了說那麼兩句而來找她?多說兩句會死呀?芽衣心想。「我們在哪裏等?時間呢?我要準備食物嗎?」

「早上我會準備好一切來接妳的,妳只需等我就是。」雷奧尼斯微微點頭當再見,這次就真的頭也不回的走了。

「...隊長,你果然不會追求人耶。」芽衣搖掉滿頭黑線,快快樂樂的赴茶會之約去。

★ ★ ★ ★ ★ ★ ★ ★ ★ ★

星期天清早,芽衣還好夢正酣,就傳來她不能忽視的熟悉敲門聲。不甘不願的下了床,一開門就向外大喊:「死奇爾,今天不是星期天嗎?讓人多睡一下會死啊?!」

「不是不想讓妳多睡一下,而是妳有客到。」奇爾完全習慣了她的起床氣,不以為然的指指身後。「不想嚇到別人,就請把起床氣收斂一下。雷奧尼斯隊長,她下床時就是這個樣子,請包容包容。」

「隊長?!」芽衣終於看到奇爾身後的驚訝木頭,想起今天之約,忍不住掩臉呻吟起來。「有必要這麼早來接我嗎...天才剛亮...」

「...我太早了嗎?那妳再睡一下,我遲點再來接妳。」雷奧尼斯有點不好意思看到芽衣穿著睡衣的樣子,打算轉身就走。

「慢著,」芽衣嘆一口氣,放棄對雷奧尼斯說走就走的驚訝。「反正我已經醒了,你就等我一下,我換個衣服就跟你出去。奇爾,你帶隊長到大廳等我好嗎?」

「沒問題。妳的確要先把瘋樣打扮一下。」奇爾聳肩。芽衣跟雷奧尼斯是一對嗎?好像有點難以想像,畢竟身高就先差一大截,個性好像也差蠻遠的。不過,那是當事人的事啦,芽衣喜歡就好,他不太好奇。「隊長請跟我來。」

「臭奇爾,你給我記著!」芽衣狠狠關上門。敢說她瘋?她回來就好好的瘋給他看!

「...這樣可以嗎?」雷奧尼斯跟著奇爾,回頭看著被虐待的門,彷彿聞到火藥味。

「沒問題,我們都是這樣的。」奇爾不以為然,他們要真有一天不吵才比較奇怪呢。「...雷奧尼斯隊長,你對芽衣是認真的嗎?」

「...是的。」沒想到奇爾會這麼問,雷奧尼斯還是答了。

「那麼,請讓她幸福。」奇爾嘆一口氣。「那丫頭大概不能回到她的世界了。她一天還在這裏,一天就是我的責任,我不會饒恕欺負她的人的。」

「...我明白。」雷奧尼斯忽然覺得,因為芽衣,奇爾跟他的距離似乎也近了。他們本來除了公事就不會說其他的。

「這裏就是大廳。我還有些研究報告需要準備,先失陪了。」奇爾轉了半個身,忽然又想起甚麼似的轉過頭來看著雷奧尼斯。「對了,那傢伙的起床氣不小,下回在假期時最好別那麼早找她。就這樣。」

雷奧尼斯有點複雜的看著奇爾離去的背影。雖然清楚奇爾是芽衣的保護者,一直照顧著她,那麼熟悉她的習性也是無可厚非,但心裏卻還是有點妒忌。不過,還好奇爾對芽衣沒那種感情,不然,他大概連接近芽衣也不容易吧。再說,如果是對手奇爾的話,他的勝算恐怕也不大。就這一點,他又有點鬆一口氣。

想著想著,就看到芽衣小跑步的跑來。「隊長,這麼早我們去哪裏?」

「抱歉,因為我習慣早起,所以...」雷奧尼斯還沒說完,就被芽衣打斷了。

「算了啦,反正我都醒了,不過下次最好不要這麼早了。」芽衣俏皮的伸伸舌頭。「給你看到我起床的樣子,我會覺得不好意思啦。」

「我會記著的。那麼,我們可以走了嗎?」雷奧尼斯淡淡的笑著。

「嗯!」芽衣回給雷奧尼斯一個閃亮的笑容,然後一塊朝目的地走去。

★ ★ ★ ★ ★ ★ ★ ★ ★ ★

「...芽衣,芽衣?」

耳邊傳來低沉的呼喚,沉睡的芽衣喃喃地抵抗著。「不要吵啦...嗯...讓我睡...」

「芽衣,該起來吃午餐了。」

「唔?」午餐?喚她的怎麼不是奇爾?說起來,床也很硬,身上感覺很暖和,枕頭也暖暖的...暖暖的?!芽衣霍地睜開眼睛。「咦?!」

「總算醒來了。」雷奧尼斯微笑的看著終於醒來的睡美人。

臉的正上方是隊長微笑的臉孔,不過是橫著的...橫著的?那暖暖的枕頭是...她伸手撫向「枕頭」...果然是隊長的大腿。她坐起來,有點不好意思。「對不起,我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不要緊,畢竟今天我太早找妳出來了。」雷奧尼斯伸手撫向芽衣的頭。一早跟她到了郊外湖邊,太陽暖暖的曬在身上,坐上草地後還沒說幾句話就被睡神召喚了。本來她只是靠著他的肩膀,不過為了讓她睡得更舒服,雷奧尼斯輕移至樹蔭下,再把芽衣的頭放到大腿上。
 
舒服的天氣,怡神的景色,偶爾看向芽衣沉睡的臉,淡淡的幸福滲滿心頭。那是他從未感覺過的幸福。從前,也許瑪莉蓮看他一眼,對他一個微笑,他就會覺得幸福,但那種幸福,總是伴隨著心痛。

現在,那種心痛淡了,跟芽衣的幸福雖然淡,卻更令雷奧尼斯眷戀。這樣還不算愛嗎?這,應該算是愛吧。

「隊長?」芽衣縱使再不在意,還是被雷奧尼斯直視她的漆黑而含著深意眼眸盯得臉紅心跳。

「沒事,吃東西吧。」雷奧尼斯把午餐籃打開,再拿出準備好的餐具。

「嗚哇~這些都是隊長你弄的嗎?」芽衣看著閃閃發亮的三明治、雞腿、小餅乾等各種在餐籃中的食物,口水差點點就流下來了。

「是的,」雷奧尼斯有點好笑的看著芽衣垂涎欲滴的樣子。「別客氣,吃吧。」

「那我就不客氣了!」芽衣說著先把三明治拿起來吃。「哇~好好吃喔~原來隊長你這麼會做菜呀?」

「因為我獨身,所以習慣了自己做菜。」看著芽衣吃得津津有味的樣子,雷奧尼斯心裏浮起滿足感。

整個下午就在溫暖的氣氛中渡過,然後...

「我決定了,隊長,以後請多多指教!」

「......?」

「我要跟隊長學烹飪!」

「...為甚麼?」

「因為呢,其實我很喜歡烹飪的,而隊長的手藝實在太好了,所以我決定拜你為師!」

「...喔。」

「所以,以後的星期天,除非早已有約,不然我就要打擾隊長,跟你上烹飪課囉~隊長,你不介意吧?」

「...不...」

「所以,以後多多指教囉!」
 
★ ★ ★ ★ ★ ★ ★ ★ ★ ★

現代不是有一句話叫「要抓住男人的心,先要抓住男人的胃」甚麼的嗎?那相反對女人的話是不是也一樣的呢?芽衣在第N次往騎士院接受烹飪教學的途中,不知不覺浮起這句話。

真是的,還放甚麼話叫隊長追她,結果一嚐過隊長的手藝後,就自動送上門了。隊長是烹飪高手這點,芽衣之前是想也沒想過啦。習慣真是可怕,現在叫她有一個星期天不到雷奧尼斯處,就會渾身不舒服。只能說,「快快樂樂隊長烹飪課程」太成功了,隊長除了教她烹飪以外,還會準備一些小點心讓她累時當口果,害她一個星期不去就懷念起隊長的手藝來,還連體重也上升了...

要說他們倆的感情沒有上升是騙人的,可是說變得親密了嘛,又有點那個。他們的烹飪課就真的是烹飪課,她在前一個星期提出想煮甚麼,隊長就會準備好材料菜譜,在接下來的星期天詳細的教她。還有問有答咧。
 
可是烹飪以外嘛...不小心的觸碰?有,不過兩個人都只全心全意放在烹飪上,根本就不以為意。甜言蜜語?呵呵,想都別想。除了隊長偶爾會送她回魔法研究院以外,其他一切欠奉。

該說隊長是太君子呢,還是不懂得把握機會?反正木頭就是木頭。芽衣嘆了口氣。怎麼想著想著,覺得隊長甚麼都沒做,好像有點遺憾呢?唔~唔~這種情況是不是有點不太妙?倒像是自己陷得更深了。

到了騎士院門口,芽衣深吸一口氣,甩甩頭,順便把奇怪的思想甩掉,才進去找隊長。

哪知才一進走廊,就看到希爾菲斯拿著一堆手製的小餅乾,而隊長正在品嚐。那一剎那,芽衣被心裏湧上來的妒忌跟獨佔慾嚇到了。
 
她居然覺得隊長應該只吃她手製的東西!而且還有點恨隊長看起來吃得那麼津津有味...她突然覺得自己心胸好狹窄喔,當下也不管那兩人,還有別人有甚麼反應,用掃把一直線衝回研究院,然後把自己反鎖在放裏反省。

再怎麼樣,希爾菲斯跟隊長在一起也比她久,大概早已經知道隊長是烹飪高手的事,要他嚐嚐自己的手藝也不是甚麼奇怪的事;再說他倆就算真有甚麼,她也只是隊長的「徒弟」,根本沒有立場說甚麼。說不定隊長告白時根本就沒想清楚,再加上希爾菲斯那時還沒分化...也許隊長覺得,分化後益發大方可人的希爾菲斯比較好,所以烹飪課才會甚麼都沒發生?

當初要雷奧尼斯追求的是她自己,雷奧尼斯放棄追求的話她也是咎由自取,能怨得了誰?誰叫她因為隊長的手藝而深陷不已?所以芽衣才覺得自己的妒忌跟佔有慾要不得呀~她想悶在枕頭裏尖叫!

「芽衣?」一陣急速的敲門聲隨著隊長的喊聲響,芽衣沒料到隊長會追來,或者說沒料到會這麼快就來到,一下子失去了方寸。

「甚、甚麼事?」怎麼辦?現在的她還沒調整好自己的心情,不想見他耶!

「妳剛剛為甚麼就那樣跑掉了?沒事吧?今天不來學烹飪了?」雷奧尼斯有點焦急的聲音從門的另一邊傳來。

「沒事,我只是突然間想起有事先走罷了。」隊長在擔心她呢,芽衣心裏泛起甜意。

「不對,你不是已經來到騎士院了嗎?是不是誤會了甚麼?」今天的木頭突然敏銳了很多。

「沒沒沒有啦!!」討厭,怎麼偏偏今天隊長這麼敏銳?

「那你先開門讓我進來吧?」

「不要!」她還沒有心理準備要見他。

「...你一定是誤會了甚麼吧?你不讓我進來我就在這裏跟你說,希...」

「嗚哇!!別說別說,我讓你進來了!!」芽衣懊惱的走向房門,她可不想成為魔法研究院的笑柄!雖說今天以後八卦肯定形成了。

「進來啦!」芽衣臭著臉不甘不願地開了門,惡狠狠的盯了圍觀的好事者,待雷奧尼斯進去以後便「啪」一聲關上房門。

「人家才沒有誤會甚麼呢,你要跟誰在一起是你的自由,不關我的事。」芽衣先放話,不過噘起的嘴角跟酸得不得了的語氣卻出賣了她。

「那好,是我自己想告訴你的;希爾菲斯的餅乾是要送給席翁大人的,她怕自己做得不好,所以才叫我把食譜給她,然後剛剛是要我試試味道的。」看著芽衣鬧彆扭的表情,雷奧尼斯的眼光跟嘴角都不由自主的放柔了。

「...那關我甚麼事?」嘴上這樣說,可是心頭泛上的甜意怎樣也壓不住,連帶嘴角也不由自主甜甜的彎起來。隊長並沒有喜歡上希爾呢!

看著這樣的芽衣,雷奧尼斯忍不住輕輕把她擁進懷裏。

「...隊長?」

「芽衣...我想這樣把你擁著很久了...」淡淡的髮香讓雷奧尼斯滿足的嘆喟。

「說謊...」芽衣有點不情願的回擁他。「明明那麼多機會不是嗎?」

「我只是怕被拒絕...」雷奧尼斯慢慢收緊臂彎。「雖然我不敢說我已忘了王妃,但妳的笑容、身影的確已深深植在我腦海裏,我不敢想像沒有妳的日子...如果妳拒絕我的話,我該怎麼辦?」

芽衣愕然的抬頭看著雷奧尼斯。這是由隊長嘴巴裏會說出來的話嗎?雷奧尼斯把她的愕然收進眼底,直直的回望她,再問一次。「...怎麼辦?」

被雷奧尼斯的眼神弄得不好意思起來,芽衣臉紅著別開臉,眼神開始向四方游移。「甚、甚麼怎麼辦?」

雷奧尼斯俯身貼向芽衣耳邊,輕輕的說道:「接受我,好嗎?」

討厭啦!耳朵癢癢的,心也癢癢的...隊長是從哪裏學來這種讓人思想變得亂七八糟的說話方式啦?討厭討厭討厭!!!

「...芽衣?」

這種嗓音加上這種語氣根本就是在催眠!芽衣把臉悶在雷奧尼斯懷裏,不甘心的回答道:「好啦好啦!誰叫人家被你的食物收買了?你就別再用這種方式跟我說話了好不好?」

「哪種方式?」雖然對她的回答不太滿意,但芽衣的反應太有趣了,雷奧尼斯忍不住再在她耳邊逗著她說。

「討厭!」芽衣飛快的轉頭想瞪雷奧尼斯,偏偏兩人貼得太近,唇瓣好死不死的剛好擦過他的,害她當場呆住,本來已經很紅的臉更是紅上加紅。

可愛的表情對雷奧尼斯來說簡直就是邀請,於是雷奧尼斯也忍不住印上芽衣的唇,來個切切實實的吻。

最後,雖然有點不甘心,但雷奧尼斯想,席翁式的語法好像是挺有效的,雖然被他譏笑了好久,但請教他畢竟沒白費...
 

☆ ☆ ☆ ☆ ☆ ☆ ☆ ☆ ☆ ☆ ☆
 

芽衣越想越不甘心,覺得自己太容易答應了,雷奧尼斯在她答應了之後就飛快的把她拐進教堂了,害她好像上當了一樣...雖然是這樣,誰叫自己真的喜歡上他呢?
 
但至少,至少...

「總有一天我的烹飪技巧一定會被你好的,到時雷奧你的胃就會被我收買了!」沒理由女生的烹飪技巧不及男生的嘛!那叫人家顏面何存?
 

雷奧尼斯訝異的看著小妻子忽然冒出的話,不過很快就笑了。
 
「隨時候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