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只為自我滿足(=小花亂開)的地方。
充滿各類ACG小說等等非常主觀的感想。
乙女向, 不適者慎入。所有文章請勿擅自轉載。
感想星星分類 - 5星 - 很喜歡; 4星 - 喜歡; 3星 - 普通; 2星 - 不喜歡; 1星 - 很雷
  • 9526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陰差陽錯 第二回

====================正文分界==================
順利溜出宮,走到大街後,才有機會看看克萊茵的降誕祭是怎樣的。原來很像聖誕節嘛,家家戶戶也把樹裝飾著,像聖誕樹一樣~
 
不過最讓我驚訝的,是沒甚麼人留意我。是因為人們都不知道克萊茵的公主長得怎樣呢,還是戴安娜溜出來太多次了,以至他們都不意外了??
 
想到戴安娜,就想到她們兩個現在大概正甜甜蜜蜜的跟男友過節日吧,而我卻要獨個兒溜躂到約定時間,而且,而且~~~~~明天的課題大概又一大堆了... 因為奇爾會知道我溜了出來,還跟她們作甚麼交換身份的事...希爾菲斯他捨不得罰,戴安娜他不能罰,怒氣自然全發在我身上了...嗚,我真命苦啊~~~~
 
一想到這還真後悔答應戴安娜交換身份的事了,反正她最多只會給殿下責罵一兩句(雖然我很懷疑殿下會否捨得罵她),隊長又絕對不會罰希爾的,說起來最不划算的還是我啊~~~~~~~!!!
 
想著想著,再抬頭一看,才發現自己不自覺的走到了陌生的地方...我迷路了?!雖然說克萊茵的路我大致都熟悉了,但畢竟我也只來到這不夠一年,自然還有些地方我是沒去過的...看著陌生的環境,我不禁脫口而出:「這裏是哪裏呀?」
 
「怎麼了?」赫!!一把男聲忽然在我背後出現,嚇得我即時回頭看。 是一個很...漂亮的青年。用漂亮來形容男人是有點奇怪,但是我卻想不出更貼切的形容詞了。 可是!!
 
「甚麼事都沒有!」漂亮歸漂亮,會隨便搭訕的都不見得是好男人。還是不理他的好。
 
「妳好像迷路了吧?」青年眼中閃過一絲莫名的驚訝,接著卻毫不退縮的問。
 
「迷路又怎樣?反正不關你的事,不要和我搭訕,變態先生。」我冷眼睥睨著他,這個人怎麼不死心啊?
 
「變態先生??哈哈,原來如此,我這麼問好像太冒昧了,的確很奇怪。」青年不以為忤的笑著說。
 
「有些甚麼好笑的?」這個人還真是莫名其妙。
 
「呵呵,恕我無禮。雖然我很奇怪,但我不是甚麼壞人。」青年還是笑著說。
 
「壞人臉上會刻字啊?我才不相信你。」
 
「難怪妳不相信,要是我可能也不會相信。」他自嘲似的笑了笑。
 
「既然知道就不要煩我!」這男子還真是奇怪。
 
「可是,今天是特別的日子啊。妳不認為在女神的降誕祭,會出現奇蹟嗎?」
 
「也許吧。」我聳聳肩。既然我這個異世界的人會被召喚來這個神奇的地方,這裏有女神、奇蹟甚麼的,也沒甚麼稀奇吧。
 
「咦?妳相信我啊?」青年雖然這樣說,可是他眼中卻沒露出甚麼訝異之色。
 
「如果你相信女神,而向她發誓的話。」說完以後才奇怪自己怎麼會說出這樣的話來。然而我忽然覺得,這青年也許真的不是甚麼壞人。
 
「好的,我發誓。」青年沉穩的笑。
 
「可是,你知道我是從哪裏來的嗎?」我好奇的跟著他邊走邊問。
 
「知道...因為我一直都在注視在妳...」青年看著我的眼中,流露中某種渴望。而直到這時,我才正式的打量他。
 
比希爾更深的金髮,一雙湛藍的眼睛...咦?跟戴安娜早前和我一起睡時,所形容她的白馬王子好像...而且,他也顯得很關心身為「戴安娜」的我。 難道他真的是...?
 
「怎麼了,我臉上有甚麼嗎?」青年注意到我盯著他瞧,我趕緊別開頭。
 
「沒甚麼......」
 
「真的不錯...」他突然說出莫名其妙的話。
 
「甚麼不錯?」我回望他。
 
「跟美人一起走,人們都在注視著我們,我也好像變得受歡迎了。」青年還是微笑著。
 
「少來,人們望的是你吧,你可比我漂亮多了。」我可是很有自知之明的,極其量我也只能稱為可愛,可不會因為扮成戴安娜便變為「漂亮」的。
 
「那,我們是美男美女了?」
 
「你那麼說我也不會高興的。」我皮笑肉不笑的望著他。
 
「啊,公主,到了。」青年已經帶了我出大街,我也認到路了。可是,我在意的是他脫口而出的稱謂。
 
「你知道我是公主?」如果是的話,他為甚麼一直不說??我更懷疑他就是戴安娜的王子了。
 
「哎呀,我已經很小心避免的了。」他眼中閃過一絲慌張。
 
「你果然是...」戴安娜的王子?可是我還沒說中口,話便被他打斷。
 
「我有一個壞習慣,喜歡叫女人公主。」為了掩飾甚麼似的,他找了一個蹩腳的藉口。 如果他直接承認認得戴安娜是公主的話,還沒那麼可疑。
 
「那是說謊吧。」我定定的望著他。
 
「我常被人這麼說呢。」他苦笑著說。
 
「那也是說謊!」我肯定的說。
 
然後,一陣天旋地轉,我迅即被他緊擁在懷中。「如果是善意的謊言,那有甚麼關係?」
 
「那個...」我想說他誤會了,可是我生平第一遭被男人緊擁著(席翁不算),濃烈的男性氣色湧上鼻端;我的腦筋被突然的狀況嚇得糊成一團,不懂組織言語了...
 
「只要今天,過了今天,我便會忘記妳的。」他繼續說著。
 
「慢...」我還在組織中。
 
「妳也忘了我吧...」
 
「慢著!!我不是戴安娜!!!」好不容易,我終於找回了我的思想跟說話能力。
 
「甚麼?!」他訝異的放鬆擁抱,看著我。
 
「那個...」我四周望一下。不行,這裏太多人了,不方便說甚麼。接著,我發現了一個似乎是空的倉庫,於是不容他拒絕便硬扯著他往那裏走去。「你跟我來,我跟你說清楚!」
 
    ☆    ☆    ☆    ☆    ☆    ☆    ☆    ☆    ☆    ☆    ☆
 
進了倉庫,確定沒有人後,我才把假髮脫了下來。可是我還沒來得及說些甚麼,他便噗嗤的笑了一聲。
 
「有甚麼好笑嗎?」我莫名其妙的看著他。他不會受太大刺激了吧?
 
「抱歉,只是粉紅色的眉毛跟深褐色的頭髮實在有點...」他又笑了,不過這次是苦笑。「我還在想怎麼公主的面貌跟說話方式都有些不同了呢,原來根本不是她。」
 
「因為某些原故,所以我跟戴安娜交換了身份。你真的是那個白馬王子吧?」雖然他嘲笑我,可是我卻不想發怒...因為我覺得他很可憐。而照他的說法,他初時看到我的訝異,大概便是這個原因了。
 
「嗯...」他淡淡的回答。「可以告訴我,公主是個怎樣的人嗎?」
 
「她是一個挺可愛的女孩子,可是...」我猶豫著要不要說戴安娜有心上人的事。可是如果我不說的話,他不是更可憐嗎?「那個...你最好還是對戴安娜死心吧...」
 
他看著我一會後,問道:「她有喜歡的人了,是不是?」
 
我點點頭。「可是,這也只是最近的事,她以前還常常想著你的,所以我才會知道你的事。」
 
他寂寞的嘆了一口氣。「她幸福嗎?」
 
「幸福。」隊長很寵她的。
 
「那就好。反正,現在的我,甚麼都不能給她。」他望向外面,我看不見他的表情。
 
「對不起...」我覺得很難過。
 
「為甚麼道歉呢?妳並沒有錯。」他轉過來看著我。「時候不早了,妳不用回去嗎?」
 
「呀!!對了!!」約定時間也差不多到了,我手忙腳亂的想戴上假髮,可是越急便弄得越亂。然後,他走了過來幫我。
 
「謝謝...」總覺得他的氣度跟殿下好像...
 
「不客氣。」他細心的幫我把髮絲攏上。
 
「介意告訴我你的名字嗎?」說起來,雖然聊了那麼多,我們卻還不知道彼此的名字呢。
 
「阿爾姆雷迪.雷諾.達利斯。弄好了。」
 
「阿爾姆...甚麼來著?」啊啊~~~為甚麼這裏的人的名字都那麼長的呢??我到現在基本上還攪不清他們的姓。而這個人更加是極致。
 
「叫我阿爾姆也可以。」他眼中露出了點笑意。「妳的名字呢?」
 
「阿爾姆嗎??」他伴著我到倉庫門口,我看天色已暗,便打算向他道別了。「我叫藤原芽衣...不對,這裏應該是芽衣.藤原。那麼,今天謝謝你,我先走了。」
 
「再見。」他站著目送我離開,而我向他揮揮手後在向外跑。
 
這場陰差陽錯的邂逅,我並沒有放在心上。畢竟只是萍水相逢。
 
幾天後,我跟希爾被派到達利斯國去,搜查魔法兵器的資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