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只為自我滿足(=小花亂開)的地方。
充滿各類ACG小說等等非常主觀的感想。
乙女向, 不適者慎入。所有文章請勿擅自轉載。
感想星星分類 - 5星 - 很喜歡; 4星 - 喜歡; 3星 - 普通; 2星 - 不喜歡; 1星 - 很雷
  • 96978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陰差陽錯番外篇之 緞帶寄情

======================正文分界=========================

降誕祭,魔法研究院的人大都出外慶祝,只剩奇爾等少數(沒情調的)人留在院中。
 
希爾菲斯以芽衣的模樣在奇爾房間前裹足不前。怎麼說呢?她既怕奇爾認不出她,又怕奇爾認出她。徘徊不知多久後,希爾菲斯終於深深吸入一口空氣,提起手敲門。
 
「誰?」奇爾的聲音響起,希爾才推門進入。
 
奇爾抬起頭,瞄著門口的希爾菲斯一會後,皺著眉問: 「妳是...希爾菲斯?」
 
「嗯。」希爾的臉色有些複雜的走近奇爾,一手把假髮脫下來,任一頭金髮垂過腰肢。她不想以芽衣的模樣跟奇爾在一起...那會讓她覺得,奇爾是在跟芽衣一起,而不是她。
 
「妳怎麼打扮成芽衣的模樣?」奇爾放下手上的工作看著她。
 
「這是因為公主的緣故...」於是希爾把前因後果告訴奇爾。
 
「哼,難怪一大早便不見芽衣那傢伙,原來溜了去皇宮。」奇爾挑眉,今天是降誕祭,本來也想讓那傢伙休息一下,不過既她擅自溜走,哼哼,那就別怪他了。
 
看著奇爾好像陷入自我沉思中,希爾菲斯不覺有些不是味兒。「奇爾,你是看出不是芽衣而是我,還是看出是我而不是芽衣?」
 
「那有甚麼分別?」奇爾莫名其妙的問。反正希爾就不是芽衣,不是嗎?
 
「......沒甚麼了。」希爾不知該怎麼解釋。是看出芽衣的不同而認出她,跟認出她而知道她不是芽衣,在希爾的心裏是不同的。希爾菲斯稍稍別開視線,發覺奇爾房中本來堆本書的沙發上,多了一個袋子。「那是甚麼?」
 
「啊,那是買給芽衣的衣服。」
 
「買給芽衣的?」今天是降誕祭啊,奇爾不知道在這特別的日子送甚麼都有些意義的嗎?
 
「那傢伙冬天才剛開始便每天都來找我發一頓脾氣,說甚麼冷死了,我受不了便叫安修買套冬季衣服給她。」煩都被煩死了。忽然,奇爾發覺了希爾看起來有些異樣。「妳不喜歡?」
 
「不,沒有。」希爾輕嘆一口氣。她早知道,芽衣在奇爾心目中是不同的。本來她以為自己不會在意的,但...一旦時間越久,她便越在意芽衣在奇爾心裏的地位。原來,她跟普通女孩子也一樣,希望自己在喜歡的人的心目中是最重要、最特別的一個,她也會妒忌。
 
「你的表情不像沒事吧?」奇爾畢竟心思纖細,察覺到希爾的不自然。
 
「那個...奇爾...其實...你是不是喜歡芽衣的?」希爾鼓起勇氣,終於把一直想知的問題問出來。
 
「甚麼?」奇爾不覺有些失笑。「要是我喜歡那伙,我又怎會選擇妳?」
 
「要是芽衣喜歡你呢?」
 
「不會的。」他跟芽衣的感情,並不是建築在男女感情之上。「妳怎會有這種想法?」
 
「我只是覺得,你們的感情很好...」希爾說不出自己妒忌。「其實我也問過芽衣是不是喜歡你...」
 
「哦?那傢伙怎麼回答?」奇爾不覺有些興趣。那傢伙對他絕不是那種喜歡的,那她會怎樣回答?
 
「她聽到後呆了一下,然後狂笑起來。」希爾想起來臉也有些紅。「芽衣叫我放心,雖然她喜歡你,但對你的感情只像小雞第一眼看到的東西一樣,有點像對...爸爸的感情,絕對不是那種喜歡...」
 
「爸爸?!」那傢伙也說得太過份了吧。奇爾搖搖頭站起來,朝希爾的方向走去。「反正,我們的感情就是那樣,妳別想太多了。」
 
「嗯。」奇爾的手輕撫上希爾的金髮,希爾閉上眼感受著奇爾手心傳來的溫柔。
 
半晌,奇爾忽然從衣袋中拿中一條淡綠色的緞帶,有點不好意思似的遞給希爾。「這個...是送給妳的。」
 
「送給我?」希爾有些受寵若驚。她還以為奇爾不會給她禮物的,所以才對他送芽衣衣服有些不是味兒。
 
「我經過市集覺得這條緞帶挺適合妳的,所以便...」奇爾靦腆的搔搔頭。「喜歡嗎?」
 
「嗯!」希爾菲斯珍惜的接過緞帶,雖然只是小小的一條緞帶,但緞帶上卻傳來奇爾的心意。「奇爾,可以幫我綁上頭髮嗎?」
 
「我?可是我綁得不好啊。」奇爾看見希爾毫不猶豫回傳給他的緞帶,只能悻悻然的接過,口裏喃喃地說:「綁得不好別怨我...」
 
希爾坐下來任由奇爾把緞帶綁上她的金髮,心裏只覺得好溫暖,好溫暖...
 
一會後,奇爾的聲音只希爾的頭上傳來。「綁好了。對不起,我還有些東西未完成,妳等我一下好嗎?」
 
「好的。」希爾回頭甜甜一笑。
 
奇爾回桌子繼續工作,而希爾只是靜靜的看著奇爾,心裏想著:認真工作的奇爾,實在很帥啊...
 
 ☆ ☆ ☆ ☆ ☆ ☆ ☆ ☆ ☆ ☆ ☆
 
「咦?下雪了呢。」希爾站起來走至窗前,看著窗外如棉絮飄下的點點雪花。「不曉得芽衣會不會冷?」
 
「放心吧,那傢伙的生命力比蟑螂還要強,沒事的。」簡直是打都打不死。奇爾在心裏悄悄加上這句。
 
「奇爾,工作完成了?」感到奇爾站在身後,希爾輕輕的往後靠。
 
「是的。」呼,工作是完成了,不過芽衣的課題他也會好好準備的。敢偷溜?想著懲罰芽衣的快感,奇爾不由得從心裏笑出來。「哼哼。」
 
「......」 希爾望向奇爾有些嗜血的笑容,心裏不由得有點發毛。她們是不是害慘了芽衣?不過...唉,還是妒忌啊,奇爾跟芽衣,有著不能分割的聯繫,那是誰也斬不斷的。既然是這樣,她也會接受的,畢竟奇爾跟芽衣,都是她最喜歡的人。
 
奇爾的手從身後纏至希爾菲斯的腰際。想到繫在髮上的緞帶,希爾不由得幸福的笑起來。奇爾最愛的人是她,那就夠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