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是一個只為自我滿足(=小花亂開)的地方。
充滿各類ACG小說等等非常主觀的感想。
乙女向, 不適者慎入。所有文章請勿擅自轉載。
感想星星分類 - 5星 - 很喜歡; 4星 - 喜歡; 3星 - 普通; 2星 - 不喜歡; 1星 - 很雷
  • 95366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PSP)Clannad After Story 第一週目

劇情由渚重讀開始,畢業了的朋也則在店內幫秋生和早苗的忙。
渚堅強了很多,雖然在學校還是交不到朋友,但仍很努力的想重建演劇社,最終還是因沒人加入而失敗就是...如果跟仁科或是智代同班應該好一點吧?至少這兩人多少都一定會照顧渚。可惜不是。
 
朋也發覺再在店裏工作只會讓自己變得倚賴,機緣巧合下重遇芳野,遂決定跟他一起工作。
開始工作後,朋也找到房子並開口邀渚一起住,渚沒猶豫就答應了。接著朋也就決定去說服秋生跟早苗。
渚說可以由她對秋生跟早苗說明,他們很疼她所以一定會答應;但朋也覺得這是他的責任,不能逃避,所以一定要親自向渚的父母說明並請求批准。朋也變成一個負責的男人啦XD
 
早苗很容易就答應了,而秋生知道渚願意後也就很爽快的答應了,讓朋也有點意外。只是秋生有附加兩個條件,就是兩人要定期回家(主要是指休日)及如果渚病了一定要通知早苗。
 
兩人正式開始同居生活,不過渚還是學生所以甚麼都不能做XD
朋也應該撇得很辛苦吧(笑)
朋也因為遇到渚,所以願意努力的工作,看著為養家而努力,以前的吊兒郎當都沒了,成了好男人一枚,真有安慰(?)的感覺。
也可以說,渚改變了他的人生吧?如果不是遇到渚,他大概還是一樣沒勁沒目標的生活下去(在沒有跑其他女角線的前提下:p)。
 
工作第一天弄燈柱後朋也覺得渾身酸痛極疲倦,但看到渚就覺得沒那麼倦,而且還妄想渚會主動「慰勞」他,然後心裏又自我吐糟說不可能XDD
 
芳野是一個挺嚴格的上司喇,不過看得出來其實他也是為了朋也好。畢竟一開始就嚴厲一點,朋也也會比較上心努力,而且知道工作不易做,跟之前只是幫忙一天的性質不同。
也對啦,之前幫忙一天,反而是芳野應該感謝,畢竟只是臨時的幫手;但一旦正式工作的話自然是兩個不同的世界了。
跟著就是朋也工作的描述,和跟渚兩人過的日子。
 
第一次回古河家,秋生跟早苗一副跟渚久別重逢的樣子好好笑,朋也還知道是秋生的主意XDD
 
另外我很喜歡工作中芳野對朋也的態度!會指正朋也的錯誤,也會讚賞朋也。特別是某次朋也本來想努力靠自己去弄但卻因為右肩的關係做不到時,他就主動去幫助朋也,並且說出了朋也右肩不能舉起的事實(朋也不想讓他們知道);朋也說對不起,芳野不僅沒有責備他,反而把他的努力都看到了。
朋也再向芳野道謝時,芳野說他並沒有做出讓他道謝的事;因為他曾經想過朋也會叫他幫助的事,朋也都憑自己的努力做到了。芳野認為朋也開口要幫忙,而他幫了的時候朋也才該道謝,但朋也卻從沒開過口,讓他想幫也無從。芳野也藉此叫朋也有需要的時候應該找他幫忙。一番話聽得朋也感動得不得了。我也覺得好感動,芳野真是個好同事~
 
又再一年的創立者祭,渚希望這回能跟朋也一起逛,而朋也也答應了,跟公司說明了那天不能工作(雖然本來就是星期天,但因為工作需要,必要是週日也是要工作的)。
以KEY的劇情,我一早就不認為朋也能順利能和渚開開心心的渡過創立者祭,結果果然是這樣。
創立者祭前一天因為芳野有別的工作,所以朋也只能一個人去做,雖然當晚看起來沒問題,但次天卻發生問題了。本來芳野打算收拾殘局的,但朋也知道後無法裝做不知,就跑到現場跟芳野一起做了。
 
到後來趕到學校創立者祭已經結束了,就只剩渚一個人在門口等朋也。朋也其實很自責,但渚卻沒怪他,反而說一早知道會有這種情形出現,只要求朋也吃她買的食物。
渚真的很天使,不怪朋也反而只怪自己任性的要求;我相信如果朋也真的不去善後而跟她玩,她知道也不會開心吧?
不過兩人根本無聯絡,比起不能一起玩,渚大概更擔心朋也不知會發生甚麼事吧?
 
之後一天朋也本來很怕回到公司會被責備(因為自己做不好才出事),結果反而被讚了,因為芳野說他很負責跟他一起把燈弄好了。如果芳野不在叫大家要互相幫助後加上「這就是愛」這種肉麻話,我會更欣賞他XDDDD
 
過了一段日子就會進入早苗(支?)線,得到早苗的光。
其實也沒甚麼,只是早苗以前教過的學生回到鎮上開補習社,而早苗因為渚搬了出去所以兼顧的東西多了,學生跟家長怕她累所以想轉到補習社去,免得讓她負擔太早。早苗本來也打算接受,但經過秋生、渚跟朋也的鼓勵,說出了心裏的說話;她其實還想教下去,而說出來以後學生就歡呼回到她身邊了。
 
比較好笑的是朋也趁著午休趕過去古河麵包店(工作地點近),只有早苗在,兩個人互相表白(爆)
朋也一邊心想渚絕對會誤解,一邊又要早苗親親。我覺得有一半是知道不可能的說笑吧,早苗知道朋也沒母親(甚至沒感受過家庭溫暖),所以是以母親的角度去說喜歡他的;朋也則有點複雜吧,我想他的喜歡還包含了在早苗身上所看到的、未來的渚,以及母親的投射。
 
而兩人相擁的途中,被芳野碰見了,芳野還以為早苗是朋也的女友,後來知道真正關係以後立即變臉XDDD
是說芳野打算要朋也引見他跟早苗彼此認識時,又說了很莫名其妙的話,想叫朋也的女朋友放心把朋也交給他XD
朋也知道他誤會本來不想說,因為知道一說一定誤解更深,結果早苗說了,朋也就說芳野從此以後會從很照顧人的上司變成很兇惡的上司XDDDD
這小插曲蠻可愛的啦~不過我相信就算被渚看到她大概也不會誤會,或者說想不到不倫那方面的東西:p
得到早苗的光後就立刻進入芳野支線了。
 
綠川低沉的聲音聽得人好陶醉~~因為都是芳野說話所以很多台詞!
芳野是孤兒,而且是真正的不良少年,並非在朋也那種遊手好閒的,而是組童黨,做很多壞事,真的很不良的那種。
後來認識了音樂,音樂成為他的支柱,也是他唯一的長處。
高校三年,偶然機會下遇到了剛成老師的公子(所以這對是師生戀),因為公子的讚美而更沉醉於音樂並與公子分享,到畢業時向公子提出了自己成了職業音樂人的話要跟她交往。
芳野真的在樂壇闖出了名紅了起來,但他一直其實都只是為了自己唱歌作曲,當意識到自己原來影響很多人以後,開始無法隨心作曲唱歌,最後還開始吸毒(我想起現實了...)。有次吸毒過多被送到醫院,醒來後自覺無面目見人,而唯一的支柱音樂亦失去了,意志消沉之下回鄉偶遇到公子,公子並沒有嫌棄他,反而跟昔日態度一樣,讓芳野痛哭了起來,並決定自己的音樂、情歌只會為公子而唱。
 
芳野提到跟朋也同校,是斷定了朋也進校時公子已經沒再教書他不會認識,沒想到有渚的存在讓朋也認識了公子,芳野因而露出失策的樣子XDD
朋也在家裏讓渚聽了芳野的音樂,渚大受感動於是向公子提出自己的感覺,公子因而決定要讓芳野回到音樂上。
為免重蹈覆轍,芳野決定自製CD,渚告訴朋也芳野欠一個鼓手,想朋也幫忙,最後當然沒幫啦,畢竟朋也又不懂。是說這裏兩個人又放閃光,渚根本被朋也耍著玩,笨蛋情侶一對XDDD
 
芳野最終決定自己再負責鼓手部份,也就是真的一手包辦。跟朋也兩人討論CD標題時超爆笑,綠川配得聲音都變了XDDD
 
芳野的一切成定局的時候,渚在某個週日提出了說自己沒去過朋也家的事。
雖然不願意,但朋也還是屈服了,決定讓渚到他家去,只是要渚跟他一直牽手不能放開。兩人到訪後渚跟朋也父親直幸閒話家常,最後還決定要弄午飯,所以兩人還是放手了。
朋也看到陌生人來訪就問直幸那是誰,直幸說那是朋友,但朋也一聽就知道他要騙他父親(現在的父親很易被騙),所以趕走了他。
如果那人走後對此事不忍耐,朋也就會打破東西發洩,會傷到自己的手,渚制止了他並帶他到醫院。
忍耐的話三人就吃完飯後,朋也跟渚離開,而朋也覺得一年如果只是見一兩次他老爸的話還可以忍受。
 
晚上朋也回想,就發覺渚其實是他生存的支柱,如果沒有渚的話,他不敢想像無目標的他畢業後能怎樣過日子。因為有渚在身邊、因為不是一個人,所以他再辛苦也能咬牙做下去。
雖然這段不是告白甚麼的,但卻讓我很感動,而且深切感受到,渚對朋也的重要性。
其實不斷強調渚是朋也的支柱,是不是為了劇情後面舖路?(後面證實了=v=)
 
又一小段閃光生活後,芳野到來把自己的唱片給了朋也跟渚。是說芳野對渚說敬語我其實有點意外耶~
兩人在芳野面前又發閃光,做了後朋也又覺得自己大意被渚影響XD
芳野只是說他們兩人感情很好,又說了幾句肉麻話(例:要渚以愛支持朋也之類的)
渚覺得芳野的話很有深意,朋也則覺得渚可以跟芳野比羞恥(或是比肉麻?)
就這樣,收了芳野的CD後,光入手。
 
往後是平凡安穩的日子,而就在朋也被推薦到別的公司得到更好的工作時,卻因為父親犯事入獄而泡湯。
探完父親後,父親還是保持距離的樣子讓朋也打牆發洩,幸得渚阻止了他,讓他平靜下來。亦因此,朋也下定要娶渚的決心。
 
很喜歡朋也為了娶渚而努力挑戰秋生,勝了後求秋生把渚交給他那裏。本來以為往後的日子能順利,但渚卻又開始病起來。雖然學校說渚就算一直請假也能畢業了,但渚還是想出席餘下的課堂。
可惜到卒業渚還是沒康復,直到卒業過後身體才好轉,錯過了卒業式。
朋也為了渚,特地打電話給春原,瞞著渚,騙渚說某星期天要穿制服約會,實際上是讓卒業式重現。
我玩出來參加渚卒業式的除了黑髮春原(朋也笑得很厲害)、當導師的幸村跟古河夫婦、仁科等合唱團兩人外,還有公子、智代和藤林姊妹~
渚感動的表達自己的感受,然後,跟朋也兩人在不再是學生的春天,終於實現了穿著制服手牽手回家的願望。
 
隨後兩人到牢裏探望直幸,並告知他們會結婚。兩人只是簡單的公證結婚,然後在古河家慶祝,雖然秋生不斷唸著渚為甚麼要選朋也這種不知甚麼好的男生XD
是說我挺佩服朋也的,同居一年都沒碰渚,連新婚之夜,渚要求兩人睡在一起(渚絕對沒想到其他,只是單純的睡),卻還是甚麼都沒發生,真要為朋也的忍耐力鼓掌(笑)。不過另一方面,也可以見到朋也真的很珍惜渚,所以才不敢貿然越過那條線...可憐的朋也XD
 
而渚決定找工作,朋也在知道渚的想法後衝口而出那一句萬一又病倒怎麼辦,其實我覺得很傷害渚。朋也也自知失言,而且看到渚那麼想努力,也就答應了。
後來渚跟仁科通電話,決定跟她一起到新開的餐廳當侍應,朋也雖然知道會辛苦,但覺得有個認識的人跟渚照應總比渚到一個人都不認識的地方工作好。渚在古河父婦也答應以後正式加入工作行列。
 
然後朋也漸漸發覺,以為一成不變的小鎮其實正慢慢轉變,連渚也不是一開始站在斜坡上不敢向前走的渚了。渚真的勇敢堅強了很多!
渚打工的地方本來是草叢、鎮上開設新交通規劃、連朋也跟渚一起讀書的高中也會起新校舍。本來對一成不變的小鎮煩厭的朋也,反倒變成了最不能接受變化的人,因為,他覺得跟渚的回憶都會消失去...
 
在慢慢變化的日子中,渚,懷孕了。是說秋生一直以為兩人還沒做,結果渚自己對雙親承認做了時,朋也的反應很好笑(說渚大概是唯一一個會對雙親這樣承認的子女)XD
渚決定要在家生產,認為這樣才能跟初生子女有最親密的接觸,而不像在醫院,出生後不久就要被逼先分開。而朋也知道她問過醫生的意見後,也贊同。
 
經過最初的害喜症狀折騰渚後,兩人很幸福的感到胎動,並為嬰兒取名為汐,是男女能共用的名字(我覺得以中文字來說,這比較像女孩的名字)
可惜開心幸福的時間並不長久,渚又發熱了...
 
不是說過在學園渚線時,秋生交待渚小時候差點丟命的事不夠動畫詳細嗎?原來遊戲是這裏才交待,這裏開始我就飆淚了,親情梗我的淚線真的很低...
某天秋生帶朋也到某處工地,原來那裏除了是秋生玩棒球的地方外,還是當年渚病弱時,秋生把她抱到這裏祈望她好轉,而當年秋生感到渚被綠光包圍後,真的痊癒了的地方。
 
是不是因為小鎮的轉變,讓渚的身體變得更弱呢?朋也發覺,除了自己以外,原來秋生也是不習慣小鎮變遷的人。
 
其後朋也被早苗告知,持續發熱的渚,已經讓懷孕變得危險了,如果想保住母體,墮胎是最好的方法...雖然明知是鑰匙社的陰謀,但我還是覺得這劇情無論對告訴朋也的早苗、還是被告知的朋也,都好殘酷啊...
 
朋也把這壞消息告訴了渚,但渚,還是決定要生,因為她不能這樣放棄一條生命...渚很堅強,甚至連遲疑都沒有。可朋也卻哭了,無論是那個決定,對他來說都很痛苦;但,比起尚未出生的嬰兒,他更害怕失去渚...
然後我眼淚也一直飆...T T
 
雖然痛苦,但朋也決定專重渚的決定,因為跟朋也的所孕育的小生命對渚來說是她的全部;而對朋也來說,渚是他的全部。渚為了嬰兒,也為了朋也,決定堅強的承受,想讓兩人的目的都能達成:渚順利誕下嬰孩,而朋也也不會失去渚。
但危險並不會因為這個決定而改變,醫生極力勸渚打掉嬰兒,因為這樣下去其實母胎雙方面都危險。
 
這邊我最佩服的其實是秋生和早苗,尤其是秋生,明明疼渚疼到不得了,卻從來沒打算過勸渚打掉胎兒,而是以她的決定為決定;對朋也也從沒責怪,甚至朋也對他說如果他破壞在當年渚被光包圍的草地起的建築物,渚是不是會好起來的時候,秋生還說他是笨蛋,而且那裏起的是醫院能救更多人。
 
當秋生這樣說的時候,我覺得他不是沒想過如果草地不變渚可能就沒事的,但他同時認為,小鎮的轉變是沒辦法的,而且那裏起醫院能救人,也是好事...甚至說,如果朋也想做甚麼,他會代替他做。
 
早苗也一樣,朋也甚至怪自己,當年如果自己不是遇到渚,渚就可能不會有事,但早苗只是溫柔的說那是渚自己的選擇,沒有人會怪朋也的,也要朋也不要自責。
真是一對很棒的父母...秋生一見渚就會不吸煙,明明是煙不離口的人...
最內疚自責的,反而是朋也。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渚一天一天的衰弱,但肚子裏的生命卻更強壯,讓朋也覺得,是嬰兒吸走了渚的生命力。
另一方面秋生消失了一天,朋也在建築地盤找到他,他也真的做了一些手腳...秋生果然很疼渚這個女兒...
 
最後,渚還是在生下汐後結束了她短暫的生命...
 
這裏我覺得鑰匙社其實有點硬來啦,在家分娩,首要條件應該是母親夠健康吧?如果母體不健康,再怎麼想先抱嬰兒,身為丈夫的人也還是應該硬把妻子送院吧...畢竟有甚麼事,醫院有設備可以盡力拯救嘛...雖然理智是這樣想,但眼淚還是不由自主的一直飆=v=
 
在渚合上眼睛後,朋也看到的是幻象,還是渚的最後托附?幻影中,見到渚像當年一樣在櫻樹下的背影,朋也曾猶疑過要不要叫她。他還是覺得,如果當年沒叫住渚,渚就不會受這種苦。但最後,他還是無法拋下渚不管,叫住了她的名字...
渚很高興朋也叫住了她,也覺得自己很幸福,叫朋也要堅強的活下去;朋也也答應了她。
 
可惜,失去渚的打擊太大,朋也一路下來根本只是行屍走肉,只懂上下班,不用上班的日子就變得要喝酒跟吸煙,也沒照顧汐...看這段我哭很大,很為朋也心疼,也看出雖然只有短短數年的相處,渚對他卻是比任何事物都重要。
有留意到本來家裏朋也送給渚的三個團子家族大娃娃,在渚過身後都不見了...
 
朋也即使知道自己沒盡到做父親的責任,卻沒辦法,只能對早苗道歉。太像渚的汐,讓朋也看到都覺得痛苦。
後來是早苗使計要朋也放幾天假跟他們一起去旅行,到約定日期後卻只留下汐,叫朋也跟她一起去旅行。
雖然如此,但朋也還是妄想著他們會回來,告訴汐後一天才旅行。
這段劇情完全覺得朋也是個不負責任的父親呀,放汐一個自己玩,到汐說餓了才去買吃的...有些劇情看起來好像很輕鬆,但我看來卻總是感到心酸,雖然不像前段狂飆淚,但還是紅了眼眶。
 
在古河家,光是看到渚的房門朋也就一陣心痛。朋也其實還不能接受渚的離去,他那樣對汐,我覺得可能是潛意識覺得是因為汐,渚才會離他而去吧...
 
結果早苗跟秋生一天後還是沒回家,而汐很想去旅行的樣子還是讓朋也帶她去了。但朋也其實非常不願意,坐上火車也不大理會汐,但看著汐寂寞的樣子又不忍,於是買了個機械人給她,而汐也玩得很開心。
總覺得朋也對汐充滿矛盾感。
 
火車上,朋也因為小孩子太吵發了一頓脾氣,汐急急忙忙的跑到洗手間,其實是嚇哭了,朋也這才知道早苗教汐哭的時候只能在洗手間。汐才五歲,真的被早苗跟秋生教得很好呀...
 
兩人到達後好不容易找到住宿處(因為遲了一天),第一天就沒時間玩了,往後一天才去早苗替他決定的終點,花圃和岬。
在坐火車去終點時,朋也覺得汐寂寞,所以想跟她談天,還說汐想問甚麼他都會答,結果汐想問媽媽的事,讓他呆住了...
朋也還是說不出渚的事,叫汐回去問早苗,這邊我又開始飆淚...即使過了五年,朋也失去渚的傷口,還是從來沒痊癒過...
 
兩人終於到達花圃,汐很開心的玩,到時間夠時卻發現弄丟了朋也送他的機械人,朋也也有替她找,但卻找不到。本來朋也不想再等她的,但一來汐看來真的很傷心,二來還有時間,他就叫汐再找三十分鐘,自己跑去岬那邊了(真的很不負責任)。
 
在岬邊,遇到的,原來是自己的祖母。那是早苗叫她來等他的。祖母說回朋也父親直幸的過去,朋也才驚覺,直幸的遭遇跟自己竟是如此相像,而直幸,在朋也母親去世後還努力把朋也養大,相比之下,自己完全沒盡過當父親的責任,只把汐推給早苗跟秋生。他終於也體會到,以為不像樣的父親,其實很偉大,是多麼的辛苦,才把他帶大?
從這裏開始我的眼淚又開始被謀殺了,哭得好慘...
 
回到花圃時,汐還在找,朋也就說他可以再買給她,但汐卻說,那是爸爸第一次送給她的禮物,所以很重要。
第一次聽到汐說「爸爸」,殺傷力超大!朋也終於知道,他再怎樣不負責任,在汐心裏還是爸爸,還是很重要的存在,我想,朋也一聽到這句話,一定內疚得不得了吧。
 
朋也就叫汐不用忍耐,然後在汐的口中才知道,早苗告訴汐,要哭的話除了在洗手間,就是在爸爸的胸口,於是,兩父女第一次相擁而哭。
在帶汐離開之前,朋也告訴祖母,會把祖母想直幸回家跟她一起生活的話轉達,自己也會去探望她。
 
在回程的火車上,朋也終於告訴了汐關於渚的一切...明明說要一直在一起的,為甚麼要自己先走?朋也說著說著,終於哭得不能自已(我也是- -b)
五年後,朋也終於願意面對渚離他而去的事實,這樣,傷口才有可能好轉。而且我覺得,其實渚還是跟他在一起,因為,她把自己的骨血留下來陪著朋也了...
 
回去見到早苗跟秋生後,就告訴他們,他會接回汐跟他一起住。那是在火車上,朋也問過汐,汐也答應了的事。畢竟外祖父母再怎麼疼她,父親還是無可取代的...
 
朋也面對事實後,終於踏進了渚的房間,而三個團子大娃娃也在渚的房裏,朋也決定一塊帶走。
當晚朋也在古河家過夜,而半夜醒來,聽到秋生叫早苗哭,因為五年來,早苗都沒哭過。早苗真的很偉大,一定是因為朋也那樣,她才忍著不哭,畢竟要照顧汐,而且她要讓朋也振作起來。
所以現在,朋也振作起來了,秋生才叫她哭吧。畢竟喪女之痛,早苗不會比朋也傷得少。
聽到以後,朋也決定早苗跟秋生,是他一輩子的家人。
 
然後朋也在正式跟汐一起生活之前,決定先去見父親直幸,放他自由,告訴他他的使命已經完結了,叫他回鄉跟祖母一起生活。
直幸還是很迷惘的問完結了嗎?直到朋也肯定才決定回去。
 
我覺得直幸會對朋也像陌生人的樣子應該是因為內疚吧?曾經發誓守護的孩子,居然因為他而受到難以彌補的傷害,那樣還不如保持距離,就不會傷害他了吧?就算不是在一起也好,只要朋也高興,朋也覺得好,那就夠了...
最後因為朋也的淚,兩人終於重拾父子情,太好了!朋也帶著汐送行,也承諾一定會去探望他。
 
我覺得他與朋也遭遇雖然相似,但決定性的不同在於直幸的妻子是在朋也幼年時去世的,直幸已經跟朋也活了幾年(至少一兩年是走不了吧),所以他的生活本身已經有朋也存在,妻子去世朋也反而變成支持他的力量。
相反,渚是因為生汐而過世的,朋也對汐的存在大概也沒甚麼現實感,還沒有成為父親的覺悟,所以變得更難站起來。就算那是渚賭上性命而生的女兒,卻還是填補不了失去渚的打擊,畢竟在朋也而言,跟渚一起就是他的一切,相對來說,因為沒有跟妻子一起照顧女兒的過程,造成汐對他來說存在感不強,成不了他振作的力量。
 
雖然花了五年,但朋也還是振作起來太好了...而兩父子重拾舊好後,得到了直幸的光。
 
在賣掉跟直幸曾經共同生活的那個不愉快的家後,正式跟汐開始新生活。
第一晚朋也以團子大家族的歌曲哄汐睡後,口裏唸著渚又讓我紅了眼眶(我的哭點很低?)...
跟渚一起的生活,朋也是一早接汐上課,下午竄出來接汐放學回家。其實我覺得不太妥啦,畢竟在工作中擅自離開崗位不太好,二來讓汐一個人留在家也不好吧?畢竟她還那麼小。其實為甚麼不拜託早苗看管一個下午,然後下班買好菜才接汐回家呢?這樣既還是一起生活,也不用把自己逼得太緊。
 
開始接汐上幼稚園才知道,原來汐的導師是杏!杏...說她會好好照顧汐,然後又欲蓋彌彰的說是因為汐很可愛,才不是為了朋也。這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尤其她知道渚的事,不知會不會暗抱希望(<人性很黑暗)
 
跟著在假日,朋也和汐外出找早苗時見到公子和芳野,而風子也出院了。雖然這條線裏,朋也其實是不認識風子的。是說芳野跟風子玩起來笑成那個樣子真變了一個人,然後知道被朋也見到立即沉下臉說最不想被朋也見到他這一面XD
朋也見到風子後,不自覺的就把手放在風子頭上,風子很抗拒,兩人就玩(?)了好一會直到風子跑開。
雖然風子對朋也很有戒心,但卻非常喜歡汐。
 
公子也告訴朋也跟早苗已跟芳野結婚的事,再來就是兩人的婚禮,也是在學交舉行。
先後入手風子跟公子兩顆光。
 
風子因為汐跑到朋也家去玩,三人玩得開心之際,朋也不禁想到,如果渚也在的話,三人大概每天也會過得很開心。
風子其實以她的做法在安慰著朋也,不過這邊兩人其實之前是不認識的,所以以風子的個性敢一個人到岡崎家,其實應該也是蠻喜歡朋也的吧?(當然是非常喜歡汐,一直都想把汐拐走XD)
風子走來拐汐這段劇情在這一週目來看,好像沒甚麼意思?之後風子也沒再出場了。
 
隨後被幼稚園告知有運動會,汐很想看秋生跟朋也的比賽,雖然汐心知秋生應該會贏,但心裏卻希望自己的爸爸勝利。
可惜,幸福的日子始終不長久,汐又像渚一樣,開始發起不明高熱,一直都不退,結果不獨運動會出席不了,朋也連工作也辭掉,只為了一心照顧汐。
朋也不禁埋怨,為甚麼每次覺得幸福的時候,這個幸福就要被奪走?之前是渚,好不容易自己振作了,想跟汐一起幸福的過,卻連汐都這樣...
劇情對朋也真的很不公平...失去媽媽;跟父親吵架傷到手,無法再打擅長的籃球;跟父親形同陌路;失去更好的工作機會;失去渚、汐又病倒。對朋也來說,幸福好像總是不持久。
 
一直到冬天,汐都好不了。汐說過自己最想的,是跟爸爸再起去旅行;於是朋也在下雪的冬天裏,決定再跟汐去旅行。
我想有人會覺得,為甚麼偏偏要在下雪天去吧?那麼冷,已經病了的小小身軀怎樣支持?但我覺得,朋也是知道汐已經不樂觀了,所以才想在她還有意識的時候,跟她一起去。
 
汐堅持要自己走,可是還不到車站,小小的身軀就已經不支倒下,朋也只能無助的抱著她,最後她問朋也是不是已經在列車了?朋也說是,而汐最後的話,就是說她最喜歡爸爸。
這段我又飆淚了,不過程度沒渚那裏強,渚那段我是「噴」淚,這邊是「流」淚的程度。
 
朋也感到四週剩下白茫茫一遍,場景一轉又轉回幻想世界。
少女跟僕已經倒在雪中,僕起身,但少女已經只剩意識跟他溝通。
而少女知道自己就是那個已經終結的世界的意志,而以前自己其實有跟僕一起存在過在僕所知道的,另一個世界。
因為少女的話,僕想起了另一個世界的事,在春天,遇到的那個人,兩個人一起為小生命所唱的那首歌。
少女說,如果僕想救那個自己最重要的人的話,就要收集光。因為在幻想世界裏看到的光,其實是現實世界的人的意識;所以在現實世界裏,她的意識應該也是以光來呈現的。
少女最後的說話是「再見了...爸爸...」
所以,僕是朋也,而少女其實是汐?
 
會不會朋也所在的那個現實世界,其實也是幻想世界中少女的力量?或者是當年秋生把渚帶到的那個森林,被光包圍的渚得救,其實光,就是少女的力量?所以當町變更的時候,渚的生命力也轉弱,而少女雖然以汐的身份去誕生,卻還是敵不過町的改變,所以活不久?亂猜的啦!因為我既沒看捏也沒看動畫,要玩完才知道真正答案:p
 
AS果然很長,終於第一週目完了,往第二週目進發!!解謎去~後面除了已知的劇情外,還會不會有讓我噴淚的劇情?
 
不過第三週目才是True End,但二三週目應該也不會像第一週目那麼長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